威尼斯正规官网,威尼斯官方网站

校园文化

【第三届樱花节优秀作品之一】 春樱
发布时间:2018-04-24 发布者:党政办

春  樱


文/庄朝伟   摄影/郭周静


某日上课,正讲到“风暖熏开花万朵,醉人寰。似锦嫣红盈媚眼,幽香淡淡逗蜂巅”处,转头时,窗外一树粉嫩青红撞入眼帘,恰巧春风拂过,花颜仿似一瞬绽开,不觉回首,已是疲态顿消,笑容满面。

感知迟钝的人体味四季变迁只能用双眼,而灵敏的人早在变化之初就依然惊觉:春姑娘早已身着绿色春衫,手挽着风筝细线,飘然而来。流连处,尽是草长莺飞,花团锦簇。放学时,难耐心中对早开春樱的渴望,匆忙从教学楼走到学校后山,看着眼前触手可及的花潭,再一次迫不及待的想要跳入其中畅游。

樱花是极嫩的,吹弹可破,置身于其中只能“谨言慎行”,生怕惊扰了这群美丽的樱妹子,毕竟生气的“女子”是天底下最单薄也是最危险的存在。再者而言,美是待字闺中素手掩唇轻推轩窗的容颜,是男女之间目之所触莞尔低眉的风情,是要心生畏惧的。

所以,我“望而却步”退到了一个秃秃的小山坡上。

樱花是开在没有叶子的树枝上的。褐色的树枝或直伸,或弯曲,不同参天大树的虬劲,也不似普通花枝的柔弱,反而如同成婚的女子,外表柔弱,内心却坚韧如铁。樱花就这样肆意的占据枝桠,少了绿叶的衬托,却是愈显她的高雅,温婉而又盛气凌人。

极目所望,樱花并不是一种颜色的,却都和红有关。粉红色的如同二八少女,低头回眸,一颦一笑,满是青春洋溢,仪态万方跃然于心,她们是没有烦恼的春风秋月,夏冰冬炉,惹人自醉;橘红色的如同青梅与竹马,青梅是满身情怀都是诗,竹马是少年不识愁滋味,才知相思,便害相思;还有一枝枝的枚红色,如同初次对镜描眉的女孩眉间的朱砂,唇角的红妆,眼角的泪痣,乍见稍显突兀,次见注目似有余韵流转,再见确是别有风情难以忘怀。

思前想后,还是忍不住屏声敛息地凑过头去。

花蕊却是一样的,三五颗立在中央,像是一把把撑开的袖珍小伞,也许真的可以遮挡风吹雨淋;花梗自青向白,渐次而上,许是与阳光有关;像极了伞面的花序,又像是点燃的蜡烛结出的灯花、蜗牛头上伸出的触角,精致小巧,惹人怜爱。

此时晴空下樱花熠熠生辉,没有等到风和雨,不能领略别致樱花景象的我意兴阑珊准备撤离。重回道路上,也许是心里落了遗憾,又回头望去。却不知何时,一个女孩子站在一棵樱花树下,素色长裙,粉嫩樱花,相映成趣,一时竟分辨不清花是人,还是人是花。正思考时,霎时脑袋轰鸣一片,只剩下一个声音:所谓樱花,不就是学生吗?

进入学校的学生如同花苞,欲欲待放,紧紧裹在自己的壳里,胆小而又热情洋溢,等待绽开自己光芒,随着年级的提升,他们缓缓开出自己的花瓣,白色的纯真,粉色的温婉,橘红的情愫,玫红的激情,每一个学生都如同一朵樱花,在各自的领域里傲然盛开,或乖巧伶俐,或聪明明理,或能言善辩,或机警可人,各展所长,开放着属于他们自己的色彩,每一朵都在学校这颗高大秀颀的参天大树中摇曳着,挥舞着,也散发着馨香,他们,原来才是学校中最美的樱花。

思绪到这,久久不能平静。古人云:“春色三分,二分尘土,一分流水”,如今看来,春色三分,尽在樱花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